长沙产业链建设“优等生”的创新密码

发布时间:2021-02-24 08:32 来源:佛山日报

s_24A06_9.jpg

2020年9月27日,我国研制最大直径盾构机“京华号”在中国铁建重工集团长沙第一产业园下线。/新华社发

s_24A06_1.jpg

位于长沙岳麓山国家大学科技城内的中南大学科技园研发总部。


长沙,中国经济成长最快的城市之一。从2005年至2020年的15年间,长沙GDP增长了698%。外界称,长沙“跑疯了”!

这座并不占据地缘优势的中部城市,凭何完成一场令人惊叹的逆袭?

岳麓山下、湘江河畔,磅礴向前的气象清晰可见。

熟悉长沙的人们或许知道,这里是全国最早实施“链长制”的城市之一,如今成为名副其实的产业链建设“优等生”,于2020年获得国务院点名表扬。当地22条产业链长袖善舞,搅活了经济高质量发展的一池春水。

当前,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,尤其是疫情加速全球产业链的重构。“链长制”被赋予新的使命,在全国多个省市逐步铺开,初现燎原之势。

今年1月底,佛山市委十二届十二次全会首次提出探索建立重点产业培育“链长制”;2月初的佛山市两会,“链长制”被正式写入政府工作报告,再次吹响强链补链延链的冲锋号。

从本质来看,这是区域经济发展、产业集群培育的必由之路。

危与机并存之下,佛山如何借助“链长制”撬动产业经济新发展,在新一轮竞争中赢得主动权?“长沙样本”将为佛山带来怎样的启示?


顶层设计:市领导挂帅22条产业链

一个方案揽全局,一张图纸绘到底。长沙市委书记、市长担任“总链长”,每条产业链由一位市领导担任“链长”。

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。

链长制的优势不仅仅是落实责任、统筹资源,更在于高位推进,站在更高层面审视不同的产业链发展状况,并根据其特性和能够统筹到的更多资源去制定更科学的顶层设计,因链施策。

2017年底,长沙梳理出22个优势产业链。它们之中,有的规模庞大,基础深厚;有的发展迅猛,后来居上;也有的被扼住咽喉,亟须攻关核心技术……

彼时,长沙市工信局牵头联合各个工业园区、重点企业编制《关于加快推进长沙市工业新兴及优势产业链发展的实施意见》《长沙市工业新兴及优势产业链推进方案》。

一个方案揽全局,一张图纸绘到底。长沙市委书记、市长担任“总链长”,每条产业链由一位市领导担任“链长”,拉开建链补链强链延链的序幕。

长沙市工信局装备工业处副处长刘卫东介绍,长沙针对每条产业链确定一个牵头园区,并组建22个产业链办公室,长沙市工信局设立产业链推进工作办公室,负责全市产业链的统筹调度、协调督促等。

为打通产业链条上的难点、堵点,长沙探索出四级调度机制:

每季度末,由市委书记召集各位“链长”调度产业链建设工作情况;每季度初,由市长召集各产业链办公室主任调度产业链办公室工作推进情况; 分管副市长不定期召集相关园区产业链工作负责人,研究协商解决产业链推进过程中出现的各种问题;市产业链办公室每个月以座谈会、调研或工作台账等方式,了解每条产业链的推进情况。

不仅如此,一批又一批的年轻产业链干部被选拔到产业链办公室任职。他们专业对口,都是业内的行家里手。比如,长沙市科技局干部左列是中南大学材料学专业硕士,选派至工程机械产业链推进办公室; 长沙市委网信办干部方木毕业于湖南大学电子与信息技术专业,选派至自主可控及信息安全产业链推进办公室。

高位推动、高位协调、高位督办,各产业链办公室总结出各自产业链的全景图,22个产业链上垂直供应链、横向协作链,就像地图一样标注清晰,链条上的企业可以按图索骥;分析产业链的现状图,强项和弱项、历史和前景等,所有家底都被筛查出来,做到精准出击。

他们还不断完善客商库和项目库,招引和建设一批旗舰型、龙头型、基地型项目,建立资金池和人才池,定期开展产业链横向、纵向对比研究,形成产业链招商报告和分析报告。


下好先手棋:从一颗种子到满园春色

如今,国家智能网联汽车(长沙)测试区已集齐三块国家级牌照,其规模之大、测试场景之多,在全国乃至全球都是少有的。

长沙,与佛山一样,都有着敢为人先的基因。机遇,抢到了,便能先人一着;抓住了,便能踏上风口。

得益于“链长制”的高位推进,长沙智能网联汽车产业经历了从无到有,从一颗种子到满园春色的过程。

在国家智能网联汽车(长沙)测试区,佛山传媒集团记者打开手机APP,点击预约自动驾驶出租车,不到1分钟,一辆无人驾驶出租车来到眼前。自助扫码后,车辆徐徐启动,变道、超车、停靠十分娴熟,整个过程无须人为操控方向盘。行驶途中遇到急刹车,它还会呆萌地说一声“对不起”。整个测试区内,自动驾驶的出租车、公交车、重型卡车、环卫作业车有序驰骋,仿佛置身于科幻片之中。

2020年4月,长沙成为全国首个面向公众开放自动驾驶服务的城市。外界或许难以想象,全国首个自动驾驶之城不是起步较早的北上广,而是这个中部城市。更令人惊叹的是,长沙这个新兴产业从2016年才开始布局。

后来居上的底气,源自于前瞻性的战略眼光。彼时,人工智能产业风口正盛。依托全国第六大汽车生产基地,以及北斗产业集群、国家超级计算机中心等产业和平台加持,长沙瞄准了智能网联汽车这一发展快、前景好的关键领域。

新基建风起,自动驾驶恰逢其时。时任长沙市市长胡衡华亲自推动,为长沙智能网联汽车产业定下“搭平台、建生态、兴产业、重应用”的发展方针。长沙市委、市政府多方协调,请来香港科技大学李泽湘教授回乡打造孵化平台,成立长沙智能驾驶研究院。

长沙虽然在区位、时机上不占优势,但其目标并不局限于眼前。从硬件配套上入手,长沙抢先布局智能驾驶测试场、7.8公里智慧公交线和“两个100公里”(100公里智慧高速公路、100平方公里城市范围的开放道路)建设,积极抢占产业链、价值链、供应链高端。

如今,国家智能网联汽车(长沙)测试区已集齐三块国家级牌照,其规模之大、测试场景之多,在全国乃至全球都是少有的。几乎所有的无人驾驶都可以在这里测试,并实现商业化落地。

一子落,满盘活。以测试服务切入,长沙智能网联汽车产业生态逐渐串珠成链。

“我们是第一个在测试区试车的单位,最大的感受就是政府决策的精准和魄力。”长沙智能驾驶研究院相关负责人李春林说,从传统制造业来看,长沙与佛山、天津、重庆等制造业大市存在一定差距,如果跟在后面模仿,永远只能是制造方。为此,长沙实施智能汽车产业“火炬计划”和“头羊计划”,聚集、壮大长沙智能汽车全生态,力争弯道超车。

在长沙的产业版图内,本土汽车整车制造和研发能力相对薄弱。如何让产业链强起来?

长沙市委书记、市长作为“总链长”挂帅精准招商——围绕车载及路侧通信设备,引入华为;围绕自动驾驶底盘及线控转向,引入舍弗勒;围绕人工智能处理器,引入地平线;围绕传感器,引入大陆集团;围绕云控平台,引入启迪云控;围绕自动驾驶特种车辆,引入桑德新能源汽车、酷哇中联、希迪智驾等。

如今,长沙智能网联汽车产业生态的每一个节点、每一个链条都如同一棵树苗,覆盖整个产业,逐渐孕育出“自动驾驶之城”的茂密森林。

回看佛山,今年广东省政府工作报告对佛山提出了“立足实体经济,提升制造业能级,当好地级市高质量发展的领头羊”的崭新定位。佛山向来不缺逐鹿产业江湖的探路者。迈进“十四五”,期待佛山进一步抢占产业未来制高点,推动产业链价值链向微笑曲线两端延伸。


四长联动:每2.3天签约一个超亿元项目

一场突围之战在长沙打响,以智能装备、智能终端、智能网联汽车和功率芯片产业(即“三智一芯”)为主攻方向,成为聚力打通“卡脖子”环节的关键一招。

产业链环环相扣,长沙靠什么实现产业基础高级化、产业链现代化?答案就是将“三智一芯”作为主攻产业,牢牢抓住产业的命门。

工程机械是长沙的支柱产业,其关键核心技术也曾受制于人。以一台售价160万元的国五泵车为例,占总成本六成的液压件及底盘曾依赖进口。这直接导致长沙将2018年工程机械产业1660亿产值中的近1000亿元拱手于人。

一场突围之战在长沙打响,以智能装备、智能终端、智能网联汽车和功率芯片产业(即“三智一芯”)为主攻方向,成为聚力打通“卡脖子”环节的关键一招。

在引进新项目时,长沙更是紧盯产业价值链中高端,招大挖潜。以工程机械产业链为例,启泰传感自主研制出适用于工程机械设备的液压传感器,解决了工程机械缺“传感芯”之痛;铁建重工一日之内连续成功下线国产首台新型敞开式TBM“北江号”和国产首台大直径敞开式TBM再制造,打破了国外垄断。

像这样实现国内空白产品“长沙造”的案例不断上演。不久前,好消息再度传来。搭载了三一道依茨动力的新版“王道435”重卡发布。发动机之于重卡,好比人的心脏,这标志着长沙迎来重型卡车动力关键零部件的自给自足。

万事皆有因。2015年,长沙在全国率先出台《智能制造三年行动计划》,对当地制造业产生深远的影响。此外,在产业链建设过程中,“链长牵总、盟长搭台、校长支撑、行长帮扶”的组合拳形成了良性互动:

链长牵总——市领导作为“链长”整合区县(市)、园区和市直部门的力量;

盟长搭台——各产业联盟、技术联盟横向沟通,把产业链关联企业紧密团结起来;

校长支撑——加强与高校、链办、园区、企业的多方联动,合作共赢;

行长帮扶——一链一行、一链一方案,全程介入,帮助企业解决融资问题。

“四长联动”为制造业提供了源源不断的动力源。2020年,长沙在全市遴选出17个具有“代表性、带动性、标志性”的制造业标志性重点项目,挂“图”作战,对“表”攻坚。它们被视为产业链的战略中枢,长沙紧盯这些“链主”项目,紧密连接产业链上下游、硬件和软件,进而形成产业生态。

如今,长沙22条产业链强劲起舞。长沙市产业链推进工作办公室方面介绍,近三年来,长沙始终保持每2.3天新签约1个投资额过亿元产业链项目的速度。2020年,长沙22条产业链新引进投资额2亿元以上重大项目实现投资1385.84亿元,引进“三类500强”项目87个,20个制造业标志性重点项目超额完成投资。

迈进“十四五”,长沙在节后上班第三天发布长达万字的规划,开启打造国家重要先进制造业高地的新征程。与此同时,佛山正建设面向全球的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,在重点制造业领域采取“揭榜挂帅”方式,以科技创新催生新发展动能。

从众多维度来看,都能找到长沙和佛山两座城市相同的基因和气质。这背后的逻辑,指向的都是突破“卡脖子”技术,构建核心技术自主可控的全产业链生态。而这也正是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终南捷径,也是实施“链长制”的意义所在。


佛山观察

建设产业链一棒接着一棒跑

2017年,长沙经济总量迈入“万亿俱乐部”,顺势实施“链长制”;如今同为“万亿俱乐部”成员的佛山,也提出着力提高产业链供应链韧性,探索建立重点产业培育“链长制”。

走访调研时,湖南省经济地理研究所副所长王义高直言,佛山以制造业门类齐全、产业链配套完善著称,与长沙相比,佛山的制造业基础更为雄厚,实施“链长制”有着良好的基础。

佛山制造畅销全球,诠释了“有家就有佛山造”,这也是佛山实施“链长制”的实力和底气。同时,佛山也清醒地意识到,佛山制造还没有甩掉技术“卡脖子”的手,产业基础能力和产业链现代化水平仍需提升,关键在于掌握核心产业链上的核心技术,打通产业链条上的堵点、痛点。可以说,实施“链长制”正是对症下药,适逢其时。

那么,佛山的破题点在哪里?

从长沙的探索实践来看,“链长制”由政府自上而下驱动,打破各区、各部门的界限,领导挂帅统筹,对区域各类资源进行强有力的整合。从顶层设计,到因链施策,再到精准招商,将点状的特色产业进一步拓展为链状的产业联动,形成区域特色产业自身循环发展。

产业链条上的企业成千上万,它们如同散落的珍珠,“链长”要做的不仅是将它们捡起来、串起来,还要关注产业的创新价值,以及上下游产业链的价值和增值作用。这在一定程度上倒逼政府更加贴近市场、了解市场,运用“有形之手”更好地实现资源配置。

换言之,“链长制”将成为锤炼佛山干部本色和本领的大熔炉,负责产业链建设的干部不仅要做好服务角色,更要了解产业、熟悉产业,成为行家里手。唯有如此,才能尽到“链长”职责,使“链长制”真正发挥作用。

2021年春节假期刚过,佛山就吹响打好打赢村级工业园改造总攻坚战的号角,为高质量发展腾出新空间改出新天地。村改淘汰一大批落后产能,重点谋划建设面向未来的现代主题产业城。园区是产业链建设的主阵地、主战场,佛山迎来实施“链长制”的最好时机。

在村改总攻坚战中,顺德区先行探索,规划建设十大超千亩现代化主题产业园,按照“一镇一主题”思路全力打造高质量发展新载体。以顺德(容桂)人工智能和芯片产业园为例,“一园三区”的定位十分明晰,C区进行芯片研发,B区进行投产制造,A区则是将芯片应用到智能家居等产品中,整个园区将形成从研发、制造到应用的产业链条。一个园区就是一条产业链。

需要注意的是,实施“链长制”不仅是让项目聚集,还要建立庞大的项目“朋友圈”,让关联项目横向成群、纵向成链、上下互动、左右配套,形成1+1>2的合力。

拳头,攥起来才有力量,产业,串珠成链方能绽放光彩。产业链建设不是一蹴而就、立竿见影的事,需要心无旁骛的定力,一棒接着一棒跑。佛山如何高位推动,做好“链长制”的顶层设计,为智能制造整体创新锁定方位、规划路径,为广大制造企业提供操作手册,或许是佛山下阶段要重点思考的课题。


佛山行动

探索建立重点产业培育“链长制”,加快实施“四个一”培育方案(一链一中心、一链一图、一链一制、一链一策),推动优势产业“强链”发展、薄弱产业“补链”提升、跨界产业“延链”融合。——佛山市委十二届十二次全会报告

全面实施制造业高质量发展“六大工程”(强核工程、立柱工程、强链工程、优化布局工程、品质工程、培土工程),探索建立重点产业“链长制”,加快实施“四个一”培育方案。大力实施产业基础再造工程和产业链提升工程,支持“链主型”企业开展强强联合、上下游整合,有序带动企业梯次成长。——2021年佛山市政府工作报告


城市名片

坐标 湖南省省会,位于湖南省东部偏北,湘江下游和长浏盆地西缘,长江中游城市群和长江经济带重要节点城市

面积 11819平方公里

人口 常住人口839.45万

GDP 2020年实现地区生产总值12142.52亿元

荣誉 首批国家历史文化名城,中国国际化营商环境建设标杆城市,连续13年获评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,获批创建全国第三个国家级车联网先导区,产业链建设获国务院通报表扬


来源:佛山日报

策划:吴礼晖、何仁军

统筹:王亚亮、尹保山、吴岚岚、何宁、陈伟鹏、陈婉萍

采写:佛山传媒集团全媒体报道组记者黄澄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