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好“湾区牌” 提升对外合作话语权

发布时间:2019-12-17 10:08 来源:南方日报

第五届“互联网+”博览会上的中德工业城市联盟展区。南方日报记者戴嘉信摄

 

“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为佛山制造提供了广阔发展空间,佛山要积极融入大湾区,提升对外开放合作的话语权。”日前,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接受南方日报专访,建言佛山对外开放合作。

随着新技术的涌现,全球产业正面临新一轮变革,以制造业立市的佛山提出建设成为面向全球的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,“开放”成为佛山实现目标的关键词。面对国际产业分工重新洗牌,佛山如何找到自身定位精准发力,实现在产业链中的跃升?

白明表示,佛山要立足粤港澳大湾区的平台。大湾区通过推动要素和资源更紧密的流通,实现城市间相互配套、相互作用,抱团对外将形成强大竞争力,能够有效提升对外产业合作空间。

白明建议,佛山要立足自身原有产业基础,发挥企业的主体作用,把全面对外合作与自身产业转型升级结合起来,寻求掌握优势产业核心技术。在这个过程中,政府需要做好公共配套服务,为企业对外合作提供必要保障。

  

专家简介

白明,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。从事国际市场与中国对外贸易研究,承担过许多国家级和省部级重点课题研究,在国家级核心期刊上多次发表论文。近年来,连续三届在中国商务学术成果奖评比中获奖。

  

借力大湾区 谋求平等对外合作空间

南方日报:面对全球产业变革,佛山正致力建设成为面向全球的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,您对于佛山加强对外开放合作有何建议?

白明:佛山加强对外开放合作,需要立足粤港澳大湾区这个大平台,提升对外开放的影响力和话语权。

大湾区是港澳携手内地9个城市更紧密合作的平台。其中,珠三角地区是全球最大的制造业基地之一,香港、澳门拥有高素质人才和国际化视野。通过城市组合,能够形成资源优化配置的城市群和城市网络,城市间相互配套、相互作用,抱团对外将形成强大的竞争力,城市间的要素和资源流通也将更加紧密。

借助大湾区这个平台,包括佛山在内的制造业城市才能谋求更加平等的对外合作机会。中国制造以往处于全球产业链中低端,与发达国家先进产业对接的机会少,缺乏平等合作基础。大湾区为制造业发展提供了更大空间。通过大湾区形成合力,打造高端产业集群,可以有效拓宽对外产业合作空间,形成携手合作关系,不让人牵着鼻子走。

南方日报:粤港澳大湾区对外合作的优势体现在哪里?

白明:大湾区的优势可以用三个“最”来形容:人口集聚最多、创新能力最强、综合实力最强。

作为国家级的发展战略,粤港澳大湾区从地理上看就具有集聚性和开放性两个特点,跨越了不同经济体,跟特别关税区结合,具备独特的开放性;交通十分便利,拥有香港这样的航运中心,和吞吐量位居世界前列的广州、深圳等港口,是具备国际影响力的航空枢纽。

粤港澳大湾区的建设是进一步深化改革、扩大开放的重要举措。从拓展外部空间的角度来看,大湾区的建立就是要与国际接轨,形成一个开放型经济的新体制,建设高水平国际经济合作平台。从激发内生动力的角度来看,有利于贯彻落实新的发展理念,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,加快培育发展的新动能,实现创新驱动发展,为我国经济发展创造新的动力和竞争力不断提供支撑。

南方日报:如何才能在大湾区城市之间形成更大合力?具体到佛山,如何借助大湾区加强对外开放合作?

白明:未来,粤港澳三地要在大湾区平台上进一步提升资源优化配置效率,就需要相互借力,错位发展。在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中,应该让科技、金融等高端要素在湾区城市间自由流动,特别是科技。

未来包括佛山、东莞在内的制造业大市要挺起大湾区的制造脊梁,主动加强与广州、深圳、香港等城市的联动,寻求范围更广、层次更高的生产要素融合,在已有的产业基础上充分享受广州、深圳和香港的科技资源,实现出口产品高端化。

  

建立自身优势 实现开放合作“门当户对”

南方日报:目前佛山制造体量大但附加值不高,如何在开放合作中提升自身的产业竞争力?

白明:佛山要保持产业竞争力,需要加强对外开放合作,向全球产业分工的高端环节延伸,这要求佛山把开放合作与自身制造业转型升级结合,不断开拓新的合作机会。

佛山要立足自身原有的产业优势,在做大的同时还要做强,关键是要掌握优势产业核心技术,尽可能地实现精细化发展,提高产业的技术含量和价值再生的能力。

国际产业合作也讲究“门当户对”,只有你自身产业强大到一定程度,别人才会正视你。发展对外经贸合作关系,要先建立起自己的产业发展优势,对方和你合作才能看到未来发展空间,大家互利共赢,否则两手空空很难实现平等合作。

南方日报:佛山制造要如何实现在全球产业链条中的跃升?

白明:佛山要正视与发达工业国家在生产技术上的差距,分清楚哪些差距是当务之急需要弥补的,哪些差距是不能急于求成的。对内要提高产业技术含量和研发水平,做好高端制造业的原创研发,特别要加大引才力度,实现精准引才。

在制造环节,产品设计者要把设计理念和对产品尽善尽美的追求融入真实的产品,从源头对产品的质量进行把关,追求制造的精益求精。鼓励企业积极融入新一轮以自动化、人工智能为核心的创新驱动浪潮。

 

发挥企业主体作用 政府要提供必要保障

南方日报:具体到企业,近年来,包括美的等一批佛山企业主动走出去寻找更广泛的合作空间,这种合作背后反映了哪些新趋势?

白明:随着国内企业的发展壮大,越来越多企业主动走出去,通过投资、并购、招才引智等方式切入产业链高端环节,比如美的并购德国机器人企业库卡;也有一些是主动引进来。无论是走出去还是引进来,都是企业通过国战略实现资源的全球化配置。

从动机来看,企业海外合作可分为市场驱动型和要素驱动型两大类,过去企业对外合作主要以拓展市场为主,未来逐步转向要素驱动型,包括技术、人才、资源等,从浅层合作迈向深层次合作。

企业在进行对外开放合作时,需要找到资源和价值实现互补的契合点,要通过合作实现资源的优化配置,不必盲目追求高大上的东西,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。

南方日报:在对外开放合作过程中,政府和企业分别扮演了什么角色?

白明:需要明确的是,企业才是对外开放合作的主体,政府无法替代企业,但政府应该为企业“出海”提供必要保障。

在对外合作过程中,企业会面临一系列风险。首先有可能水土不服,由于企业文化和管理理念的差异,国内企业对外合作需要克服重重障碍;其次是对当地法律法规了解不够,出现法律风险不知如何维护自身权益;还有就是对海外经营环境是否有足够清晰的了解,企业是否有足够的管理经验和能力保障自身国际化战略;最后还包括汇率波动、政治局势变化、社会环境治理等风险。

面对这些潜在风险,有些是需要企业自身去克服的,比如国际化管理能力的提升;有些是需要政府的帮助,比如要解决公共配套服务的不足等。

南方日报:具体来说,政府应该发挥哪些功能?

白明:一方面政府需要搭建公共平台,让企业去自主创新;另一方面,政府要加强与海外政府在营商环境等方面的相互对接,互相给予便利,为企业出海创造更加有利的环境。

具体来说,政府对外需要强化产业对接,积极打造具有含金量的洲际产业链,结合制造业发展夯实对外合作产业基础;强化研发合作,在新技术革命层面加快合作,重点解决产业转型升级的共性问题;强化人才培养,不断为产业发展输送优质人才;强化项目融资,努力为海外经贸合作输血造血,建立政府基金,为对外合作奠定前期发展基础。

最后,在“一带一路”贸易畅通方面,政府需要增加一些自选动作,用好中欧班列,形成“一带一路”对接点与叠加点;借鉴自贸片区发展经验,不断优化营商环境。

 

(来源:南方日报 记者:孙景锋、王雅铄 统筹:赵越)